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行业动态 > 正文

滑翔伞有了“老年发烧友”:心脏装起搏器,术后三个月又起飞

发布日期:2019-04-08 10:48来源:《钱江晚报》 作者:杨静阅读次数:字体:[  ]背景颜色:
  

 


   与蓝天白云为友,御风而行,每个人心里都有个“飞天梦”。滑翔伞这项起源于欧美的小众运动,已逐渐在国内流行开来。

   让人意外的是,这项需要胆量的极限运动,如今出现了越来越多中老年发烧友的身影。

947.jpg

 李佳昕翱翔在天际。本文图片:钱江晚报 由被采访者提供

  

   带动不服输老爷子一起飞

   “如果说滑雪像白色鸦片,那滑翔伞就是蓝色鸦片,一玩你就得上瘾。”去年年初,70岁资深伞友李佳昕因参与《中国梦想秀》而走红网络,被亲切地称为“飞天奶奶”。

   在滑翔伞上,李佳昕不是天赋型选手,别人学跳伞,最快的20个小时就能实现“单飞”,她则花了整整十个月;她也不是资金宽裕的退休族,作为吉林当地一家塑料厂的退休工人,她的退休金一个月只有2400元。

   玩滑翔伞11年,她把所有积蓄都投在了这个爱好上。为了节省经费,她的第一套装备是花了三万块买的二手货。

   来海宁大尖山滑翔伞运动基地,李佳昕是为了完成自己的梦想——七天时间里,要学会滑翔伞定点降落飞行,同时完成一场与专业选手们的较量。

   除了下雨,李佳昕几乎天天去大尖山打卡,尽情飞翔。无数次失败和“屁降”,她每次都乐呵呵地站起身来,继续背上几十斤的装备,从头来过。如今,李佳昕飞过吉林、辽宁、内蒙古、武汉等地,银发一甩,纵身一跃。

   古稀之年的她在伞圈是个宝。在她的带动下,几个不服输的老大爷陆续加入:“我们这个年纪玩滑翔伞,始于好奇,忠于热爱。”

   所以为了尽量延长玩滑翔伞的时间,平时李佳昕也不敢懈怠,爬山、冬泳、骑车,哪怕在家也会用滚轮进行核心力量训练。今年才刚开春,她就已经飞了六七次。“都说活到老学到老,其实是学到老才能活到老。因为这样的生活才有意义,每天都是新的。”

949.jpg

黄瑞祥是浙江年纪最大的执证伞友。


   心脏装了起搏器,术后三个月又起飞

   作为全浙江唯一拥有两个专业滑翔伞基地的地市,温州持有各类滑翔伞执照的有90多人,69岁的黄瑞祥是年纪最大的执证伞友。

   从56岁初次接触滑翔伞到现在,他曾飞过3500米的高空,体验在太行大峡谷中恣意翱翔的畅快;也遭遇过惊险刺激的热气流,幸好最后虚惊一场;还有一次因风力过大,差点降到四川西岭雪山的原始森林。

   黄瑞祥不仅自己爱飞,还带着全家一起折腾,老婆、女儿、亲朋好友,都在他的力荐下做过“空中飞人”。去年4月份,因心脏出现问题,黄瑞祥安装了起搏器,即便如此,依然没放弃飞行梦。手术三个月后,再度起飞。

   装了起搏器还要飞,很多人无法理解黄瑞祥的执念。但在他看来,这种刺激感觉是地面上的人无法体会的:“在空中俯瞰地面,这是曾经的我所不敢想的,让我深深着迷。”

   一试滑翔伞“误终身”,像黄瑞祥这样一体验便爱上这项极限运动的中老年人并不占少数。和年轻人不同,尝试双人带飞后的他们往往会将目标定得更高更远。

   “很多都是试了不过瘾,下来就报班一对一培训,考取初级飞行证单飞。”富阳永安山滑翔伞基地负责人李晨男表示,伞具加培训考证,要想实现单人上天,费用一般在五万元左右,“一来时间充裕,二来经济许可,所以中老年玩伞,一旦决定了,都会坚持下去。”

950.jpg 

86岁的黄云妹也来尝鲜滑翔伞。


   子女陪伴前来,86岁老太太上天尝鲜

   据浙江省航空运动协会统计,截至2018年底,全国持有滑翔伞飞行证的伞友已破万人。

   据多个滑翔伞基地数据显示:30-50岁的中青年伞友占比超过五成,五六十岁的近20%。中青年伞友的增加,也拉高了前来体验的人群年龄,在不少基地,前来体验的高龄玩家多是亲友团,因为好奇来“尝鲜”。

   “一点都不怕,我胆子可大了。”86岁的黄云妹是土生土长的温州人,温州的两个滑翔伞基地落成后,她的侄子成了滑翔伞发烧友,隔三差五就会把翱翔天空的视频分享到微信群里。这个以前没见过的大家伙能冲上云霄?新奇与疑惑在她心里扎了根。

   在侄子的带领下,黄云妹来到苍南罗家山滑翔飞行基地。穿戴好装备,陪伴前来的子女们有点担心,老太太却特别淡定。起飞前,黄云妹还美美地拿自拍杆给自己拍了照。

   从山顶起飞,稳稳地降落在雾城沙滩,生活了几十年的城市风光尽收眼底。滑翔全程,笑容就没从她的脸上消失过:“飞一次伞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,我很享受!有机会,还要来玩!”(摘自《钱江晚报》作者:杨静)

(责任编辑:综合办)